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Q级生活 >家暴不能忍(一)‧远离家暴‧站起逃出来‧主妇携2孩投奔WAO >
文章信息

家暴不能忍(一)‧远离家暴‧站起逃出来‧主妇携2孩投奔WAO

作者:   发表于:2020-07-04  分类:Q级生活 
家暴不能忍(一)‧远离家暴‧站起逃出来‧主妇携2孩投奔WAO这是她的初恋。恋情像浸过蜜糖一样,甜得不得了。然而,丈夫爱吃醋、易动怒,更经常怀疑婚后的她对自己不忠,从三大一小骂到2天一大闹,后来更是对她拳头来椅子去……这样的日子,教她等同生活在炼狱之中。“我要逃,一定要逃,不然我一定会被打死的!”她心里暗自吶喊,终于在一次山洪爆发之前,她在甚幺也没有準备的情况下,只拉了两个孩子的手逃离了令她心碎的家园。二年后的今日,她形容生活过得舒适自在,虽然为了工作而必须与孩子短暂分离,但她至少觉得自己活得有尊严,日子不再担惊受怕,不必忧心哪一天丈夫又会无来由地对她拳打脚踢。主妇携2孩投奔WAO在快餐店内,坐在我面前的依琳曾经是家暴的受害者之一。虽然已经40岁,但依琳的容貌却清秀得很,笑起来两只眼睛瞇成一线,非常好看。她说话爽直,性格开朗,笑声更是动人……这样一个充满自信的女性,会是家暴受害者吗?我开始怀疑了。依琳的家暴故事要从她17岁谈恋爱开始讲起。“我们是自由恋爱的。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我们曾经有过甜蜜的日子。其实17岁就拍拖还很小,其实我当初也只是想体验谈恋爱的感觉,从来没有想到这幺早就认定一个人,和对方开花结果。”她的“其实”真多,似乎在平反当初的决定。听见我爱你就捨不得但事实难料,原本只想体验恋爱的感觉,但当一只脚踩进恋爱这摊水时,想拔却再也拔不出来了。“我和对方拍拖了六七年才结婚,拍拖期间我其实已发现他的性格问题,容易闹情绪,一旦被激怒就会失控骂人。他骂人时可以足足骂上几个小时。”依琳曾经想过离开这个男人,但对方却总是苦苦相求,并且一再保证不会重演类似事件。依琳心一软,又离不开了。“我爱你”这三个字,在任何时候都充满魔力,每一个女性听到这“魔咒”,想放弃的心又捨不得了。“他常常会我说‘我爱你’,还会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唉,女人都是母爱氾滥的动物,只要还能呼吸甚幺都不管了。我也真的天真地以为他会改,他会爱我;我也竟然笨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他……就一直跟着他,直到后来结婚生小孩。”婚后,丈夫把依琳管得很严,甚至约束她的社交活动,“我婚后未放弃工作,当销售员,生活规律得很。而事实上,我要的不是这些,我想生命应该还有更精彩的事,还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学习,让我成长的,我可以为了孩子屈就在家中,但我的生命应该可以有更多色彩。”为了寻找成长的空间,依琳参与了学校的家教协会并当上理事,闲暇就到学校当义工栽花种树,但这一来,丈夫就更不高兴了。夫妻之间的关係因此闹得很不愉快,每当依琳从学校当义工回来,丈夫就会找出种种藉口骂足一整天;若出现意见不合的,也会借题发挥吵足一个礼拜。每两个月发作一次“他的脾气很古怪,这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会突然提高声量骂得人如遭狗血淋头般。他可以骂到搥桌子、骂整个晚上,而且是週期性的,差不多每两个月就发作一次。”在这种情况之下,最难受的莫过于依琳和孩子了。“孩子怕得像小猫一样,我很想保护我的孩子,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幺办。”依琳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性,她知道如果这种恶劣情况不改善,她和孩子的未来都会被这个男人毁了,于是,她萌起了逃离的念头。“但想逃是一回事,能否真正逃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逃了出去后要去哪里?我能做些甚幺?如何生活?孩子怎幺办?种种不确定的因素让我退缩了,我逃不了。”虽然逃不了,但想逃的念头依然盘旋在脑中,依琳知道要逃走就必须建立起稳固的经济能力,于是她为离开作部署。她改做销售行业;因需要应酬,依琳开始和客户、同事到卡拉OK唱唱歌喝喝酒,但这样一来,丈夫知道后暴跳如雷。“丈夫认定我是在挑衅他,也指责我和客户有做对不起他的事……如此一来,情况更糟了。他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也在发怒时不让孩子上学,很可怕。”难忘第一次被殴情景依琳永远记得第一次被丈夫殴打的情景,那天她和几位女性朋友参加朋友的结婚週年庆,会上依琳还特地打电话给丈夫报告自己的去向,岂料电话那头竟然传来怒吼。依琳吓呆了,她战战兢兢回到家,推开门……“我只记得他用力地把我撞向墙壁,我走去厨房,他又跟到厨房抓起杯子就往我身上扔来,过后还出手搥打我的胸口,这三个动作我永远都记得,而且,我还永远记得那一阵痛!”事后,丈夫向依琳道歉,但依琳却告诉自己,永远不会原谅这一个人。依琳已经心死了。自那一次后,依琳的丈夫在短短的1年内就殴打了她4次。“我知道哭是没有用的,哭肿了眼睛第二天更不能见人,工作也会受影响,如此一来,又如何能建立起稳固的收入?”在往后的日子,无论丈夫如何责骂如何痛打,依琳都不哭不闹,甚至在心里默唸佛号安定自己的思绪。而促使依琳逃离丈夫的导火线,是有一天依琳到槟城办理销售代理的申请,丈夫电话追蹤到她之后,冷冷的传来“你立刻给我回来,回来你就知道”这两句话。天啊!暴风雨就在家里等着她啊!“我心里着实慌了,我握着手机的双手开始抖了起来,我不知道该怎幺办,但我知道不能再回家去,否则我将会被打死。”在最无助的时候,依琳向友人求助,结果当天把孩子从学校接过来之后,立即从太平搭了夜班火车直达吉隆坡。她记得当天甚幺都没有携带,就只有她和两个孩子,空着双手逃离了山洪暴发的家园。社会越来越进步,但每每翻开报纸,却经常阅读到家暴的新闻,受害者除了妇女,近年来也延伸至小孩,甚至也有男性。因为相信﹁他爱我﹂,以及囿于﹁家丑不外扬﹂的旧观念,甚至在执法单位也认为﹁清官难审家务事﹂的情况下,导致许多家暴事件被扫入地毯下。家暴没有及时揭发及抢救,难保哪一天会像山洪一样暴发开来,演变成无法收拾的人命案件。家暴事件看似遥远得与你我无关,但家暴可能就发生在隔壁邻居家,关心家暴不应带着“看戏”的心理,反之,应该以成熟的心智了解其中真相。杜绝家暴从关心开始,一个敲门一通电话,即能帮上受害者一个大忙。因为WAO重新站起来依琳来到吉隆坡的落脚处,正是妇女援助中心(Women’s Aid Organisation,简称WAO),这一个可以让她放下紧绷的心绪,恢复信心,重拾尊严的地方。因为一心想逃离,依琳在策划逃离的2年前就已经开始联络WAO,向他们表白心中的恐惧及寻求援助,“WAO的社工给了我很多资讯,虽然我当时很想离开,但依然有很多顾虑,也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一个人,所以,这两年来说走都走不了。”在WAO,依琳重新站了起来。“在这里的两个月我是开心的,因为我再也不必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我不必一睡醒就担心被人打被人骂。”除了放下心中的恐惧,依琳还在WAO里找回自信,“我自小就喜欢烹调和栽种花树,因此在WAO的两个月内,我享受着烹调与分享的乐趣,甚至孩子也为我骄傲,原来他们的妈妈还很会煮美食烘蛋糕呢!”在WAO的两个月时间,依琳重新出发。她继续其销售生意,并在贵人帮助下租了廉价组屋,搬离WAO的日子依旧光彩亮丽。“我现在除了专注于事业,晚上时间则用来看书、参加心理辅导课程、听讲座,偶尔也参与乐龄歌唱活动,我可以学习很多东西,我为自己感到高兴!”最欣慰孩子获重生离开了暴风雨的家,教依琳最感欣慰的,是她的两个孩子都获得了重生!“以前在家,虽然受暴力威胁的人是我,但孩子也难免遭到无故的伤害。当丈夫发作起来骂人打人时,孩子都吓得瑟缩在房间内,连呼吸也不敢大声,深怕父亲哪一处不高兴,拿他们来出气。”但现在,虽然没有一个完整且圆满的家,但至少孩子不必担惊受怕。由于经济上还不许可,依琳的孩子一个是在学校寄宿,另一个则在WAO属下的儿童之家生活。“我每週六都把他们接回来,次日再把他们送回去,这2天,是我们的家庭日。我想现在情况或许不是很好,但希望在未来的日子,当我的经济稳固了,一家人就可以住在一起了。”依琳是这样希望的。受害者应勇敢站出来由于自己是过来人,知道家暴的苦和痛,依琳奉劝在家暴中的受害者,要勇敢地站出来,逃离恶境。她的自身经验足以证明:婚姻的痛是可以治癒的,而且痛的程度和时间也是可以承受的,所以,姐姐妹妹们不再要等了,越等只会让自己越痛。“说实在,我感恩自己是个会喊救命的人,我愿意在发生家暴时与亲友诉说我的痛苦,而且,我也很积极的寻求相关单位的援助,才能让我今天活出自在与安宁。”依琳认为,家暴受害者不是因为他本身做错甚幺事而惹来暴力相待,因此不必感到愧疚或自责,而且,受害者也别以为自己可以爱之名来改变施暴者。站起来,逃出来!家暴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你真的愿意。/ 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