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K生活圈 >家暴不能忍(二)‧学习独立打稳经济‧家暴妇女从心出发 >
文章信息

家暴不能忍(二)‧学习独立打稳经济‧家暴妇女从心出发

作者:   发表于:2020-07-04  分类:K生活圈 
家暴不能忍(二)‧学习独立打稳经济‧家暴妇女从心出发在妇女援助中心(Women’s Aid Organisation,简称WAO)出版的刊讯中,斗大的字眼清楚的告诉姐姐妹妹们,家暴是可以杜绝的,但它必须获得姐妹们的配合与支持,让彼此互相学习、说出来,并採取行动就行了。WAO属下设有妇女庇护所,是个专门保护遭受家暴的受害妇女,在这个大家庭内,受害妇女将获得情绪上的安抚并获得所员们协助找出人生目标,重新站起来再出发,活出泪水停流的明日!马来西亚妇女援助中心(WAO)成立迄今约30年,中心成立的缘起,来自于一通寻求援助的紧急电话。WAO社工部主任王妤娴告诉《光明副刊》,1979年的那一通家暴受害者的求助电话,是打到前财政部长敦陈修信那里去了,电话那头急促的女声告诉敦陈修信,她被丈夫无情殴打,她很慌,但是,她没有地方可去。陈修信掏3万办庇护所这一通电话,让敦陈修信察觉到在国内根本没有一个可收容及照顾不幸妇女与小孩的地方。于是,敦陈修信立即掏出3万令吉开办了妇女及小孩庇护所,于1982年6月注册成立了妇女援助中心。妇女援助中心(WAO),其中更广为人们认识的是“家暴妇女庇护所”,主要是保护遭受家暴的妇女及小孩,经过10年的经验累积,社工们发现单单只建设妇女庇护所是不足够的,因为很多妇女不是不愿意离开丈夫过新生活,而是近思远忧却步于工作和照顾孩子难兼顾的问题上。为解决此顾虑,WAO成立了一家孩子看顾中心,让曾经在庇护所住过的家暴妇女的孩子安住,如此一来,家暴妇女即可安心工作,不必为照料孩子而烦心。孩子看顾中心所收留的孩子一般为期3年,WAO相信在这3年内,有关受害妇女已有足够的时间学习独立,并扎下稳固的经济基础,可以把孩子接回去照料。此外,WAO另外还有一个会所,主要是处理行政工作与及研究修改家暴法律,确保家暴受害者获得合理的法律对待。给合了三大目标与对象(庇护所、孩子看顾中心、行政部门)的WAO,更能全面且完善地处理家暴问题。社工辅导照顾2个月可重新站起这一天,我和摄记踩着沉重的步伐踏入WAO的妇女庇护所,我以为自己会看见因家暴而哭肿的双眼,或者一张张被殴打得瘀紫的脸孔,但是,我的想法全错了。在这里,至少我见到的妇女都是开心的,她们或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或在厨房里忙着準备晚餐,我不曾听到哭泣的声音,甭说一脸忧思的脸。王妤娴披露,大部份住在庇护所内的妇女,都获得社工们的陪伴、辅导、照顾,如果没有突发或意外,只需2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重新站起来,从“心”也从“新”出发,迎向没有泪水的未来。在这短短的2个月内,社工天天与家暴妇女见面,追蹤她们的进展,一週至少有两三次的个人面谈,由此可见,家暴妇女不是独自面对问题的,反之会有一位贴心的社工伴着她向前迈开每一步。拥自由出入权力庇护所提供的服务与对象非常明确,就是每一位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妇女,需要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地方,都可以毫无条件的住进来。庇护所一次过可以容纳35名大人,容量可谓相当大。所内有客厅、卧室、厨房、会议室等,设备完善得就像一个普通的家。住在庇护所内的妇女,拥有自由出入的权力,她们要在任何时候出去找朋友或工作都不成问题,唯一的条件是,她们必须在晚上8点之前回到庇护所。住在庇护所期间,社工会先确定当事人是否需要法律的保护,如果有此需要,社工会协助当事人报警并且向法庭申请暂时保护令,个人安危问题解决了,接下来中心会让当事人清楚了解,接下来的路要怎幺走。家暴,其实是很笼统的一个字眼,一旦深入剖析,可发现每一个家暴妇女背后所面对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当然,解决的方式更是不同。要学会保护自己“一些妇女从家暴环境中走不出来,可能是她们自小就在家暴的环境中长大……社工会尽力让家暴妇女看清楚自己的问题,然后找出要走的路。”如果家暴妇女觉得受够了,不想回去继续过担惊受怕的生活,社工会让她知道一个人生活,可以做些甚幺;但是,如果家暴妇女觉得她还是想回去那个家庭,社工也会尊重她的决定,唯一不同的是,社工会提醒当事人,一旦回去,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并作出改变。华裔妇女求助电话佔七成印象中,家庭暴力事件多发生在友族同胞身上,华裔家庭少见。这种想法其实大错特错。王妤娴表示,WAO每一年接获1200至1300通家暴求助电话,有些纯粹是让妇女诉说心中的不安,安抚她们的杂乱思绪。靠外援少住庇护所在这千余通求助电话中,华裔妇女拨来的电话佔了70%,“拨打电话进来的华裔妇女着实不少,但或许华裔妇女所能获得的外援比较多,例如可以回娘家,找亲戚或朋友帮助,因此相比之下,住进庇护所的华裔妇女就显得比较少了。”但这并不表示华裔妇女就没有家暴的问题。一般上拨进庇护所的电话都是寻求知识援助,例如如何保护自己,如何申请分居、如何办理离婚手续、如何向法庭申请保护令、他们在离开丈夫之后可以做甚幺等等。社工一般上都会给予专业的辅导及正确的答案,而决定,就掌握在当事人的手上,社工从来不会给予批评或者替当事人作出选择。庇护所地点不公开WAO庇护所极度隐密,只有遭家暴的受害妇女才获准进入,其余闲杂人等一律谢绝铁门外!我和摄记在进入WAO庇护所採访时,都签下了一份“不可对外公开庇护所所在地点”的函件,王妤娴表示,这主要是确保庇护所地址不会泄露出去,以免寻求庇护的受害者受到干扰。这间扮演着正义使命的庇护所在施暴人眼中,却是一间“窝藏”他们的妻儿的不法之地,为了“抢”回妻儿,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曾发生过丈夫、男朋友,或僱主招来警察、黑道、白道、罗里等上门要人的事件,甚至庇护所的铁门也被撞毁,这对庇护所内的社工或者寻求庇护者,都是一大威胁。“有丈夫为了找回妻子,用罗里把铁门撞毁、把石头丢进庇护所内。也有丈夫带了警察来强行要把妻子带走,我们只好报警求助,让另一批警察把他们请走。此外,我们也见过丈夫跳过围墙,跑进庇护所内把孩子强行拉走的……”庇护所,明确的就是庇护妇女和小孩的地方,因此也就特别隐密及保密,为的,只是能发挥到保护当事人的作用,杜绝不必要的干扰问题。长期受家暴对待才逃离家暴虽然令人难以忍受,但是,住进庇护所的受害者,往往是长期受到家暴对待而默不作声的;惟,到了某一天某一个忍无可忍的时刻,当事人才会捨下一切寻求生命庇护。王妤娴表示,捨得放弃家庭住进庇护所的受害者,并非是第一次或第二次遭受丈夫的暴力对待而决定逃离。“我们试着去了解为何当事人到了被殴打至极严重的情况下才愿意逃来庇护所,她们的答案大致上是同样的,也就是以前可以忍,但现在无法忍,所以才逃。”当然,除了无法再忍,还有其他理由,包括丈夫有了外遇,看见孩子也被丈夫殴打等等,都是促成逃离的因由。大学生专业人士成受害者家暴受害者年龄层有越来越年轻的趋势,甚至,家暴受害者也包括专业人士!王妤娴披露,虽然社会越来越进步,国人受教育的水平越来越高,但相对的,家暴事件也跟着逐年增加,如今年龄低至20岁的女性也寻求家暴庇护,在近两年来,有大学一二年级的学生也拨电话来求助,甚至令人称羡的专业人士例如会计师、医生、讲师等高收入者,亦都成为家暴受害者,就此现象看来,家暴不再只是贫困人士的梦魇。说开了,家暴是权力与控制,如果赋予其中一个家庭成员过大的权力,他就会觉得有权掌控家庭成员去执行某一件事,如果对方办不来或者有所违逆,就会招致伤害。性别的不平等,亦是构成家暴的主要原因之一。无可否认,当中亦不乏男性受害者,但是,男性受害者不在WAO提供援助的範围内。争取将性暴力纳为强姦罪家暴分成5大类型,即肢体暴力、性暴力、情绪暴力、社交暴力、经济暴力。WAO极力争取把性暴力归纳为强姦罪,牴触刑法者应判7至20年监禁。王妤娴指出,肢体暴力是指涉及殴打,令人肉体受伤的暴力;性暴力则是指丈夫强迫妻子发生性行为,同时在进行性行为时使用暴力,“但WAO却不认同这种诠释方式,WAO强调在一段婚姻内,丈夫逼迫太太发生性行为就应该被视为性暴力,它等同于强暴罪,其刑法应该与强暴刑法一样,违法者应判7至20年监禁。”情绪暴力包括了恐吓、贬低自我价值及人格;社交暴力主要是控制对方的社交行为,有很强的控制慾;经济暴力则指对对方进行经济封锁,例如不给家用及不让对方出外工作等等。/ 副刊‧报导:高宝丽‧2010.05.20